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鹏的博客——滕氏●历史●文化

鲲鹏展翅九万里 直上云天傲九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杂文摘录  

2009-01-27 19:39:07|  分类: 文学摘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大年初一的手机报上有以下两段杂文,我读后颇受感动。今转载于此,不想发表个人评论,只想供朋友们阅读,广泛发表评论。

舐犊情

古人有诗曰:“耕犁千亩实千箱,力尽精疲谁复伤?但得众生皆得饱,不辞赢病卧残阳。”

舐犊之情,跪乳之恩,念亲动物的本能,更是人类道德的基础。常言道,莫与儿孙作牛马,但父母却一直为儿女“不辞赢病卧残阳”。为人子女,在父母年迈之际,正是我们反哺之时……

 

父亲的保温桶

过年了,父母又老了一岁,额头又多了一道皱纹,掉落的头发想必又多了几丝花白。而我,却只能在外地通过电话感触父母的音容。“我换车了!买了别人一辆二手面包。”电话中,一向低调的父亲听起来有些兴奋。他不经意地岔开了我不回家的话题。突然心理很不是滋味儿,去年曾和父亲说,来年给他换个新面包。意念的蹉跎,半截的虚度,对父亲的承诺竟如流水。或许,父亲从来没有那么渴望我诶他买车。但是,父亲兴奋的神经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愧疚。父亲没什么大本事。我小的时候家境贫寒,父亲赶着驴车做点小买卖,挣一些微薄的钱贴补家用。父亲带回来一串糖葫芦成了我那时每天的期待。后来父亲换了一量农用三轮,我每天的期待也换成了保温桶里面的冰棍儿。再后来,三轮车换成了带蓬子的四轮农用车,父亲正式摆脱了天天开车被风吹的日子,而我考大学则成了他每天的期待。我大学毕业,工作了,父亲老了,那辆载着父亲风里来雨里去的车也老了。以前它伺候父亲,现在经常看到父亲躺在车下伺候它。是啊,一晃10年了!我说换辆车吧,父亲说,人老了,不换了。可是,我从父亲的眼神中能读到一丝渴望。都说“老还小”,父亲当时的心情肯定和我小时侯期待那个保温桶一样吧。父亲热情地给我介绍着车的颜色、车况、开的感觉等等,丝毫没有因为我低沉的心情而受到影响。我也极力附和着父亲,说了一些回家后我也感受一下诸如此类的话。

电话打完了,父亲照列不会挂电话,而这次我却列外的忘了摁挂断。突然从耳机中我听到父亲很担忧地对母亲说:“唉,这孩子,一个人在那边过年咋过啊?也不知道怎么样,每次都说好。”说话的语气和刚才判若两人。

窗外,除夕夜的烟花徇烂了天空,香甜可人的硫磺味从窗户中挤入,钻入鼻孔,跟家乡的味儿一样……长这么大以来,我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意识到,父母最大的挂念就是我,最大的期待也是我。而我,就是父亲最期待的保温桶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